2017/03/27

(轉)實際地創造我們每一個人都接受的世界


實際地創造我們每一個人都接受的世界



撰文: 眾人 日期: 2007年 8月30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文章)是個'經測試'活生生的例子而'每'個人都會'能夠'參與作為相等同和合一及'体驗'他們的'參與'所帶來一個新的世界.

我是怎樣在每一刻應用'實際寛恕'的, 我有外在察覺舉動之前我先應用(我)'那一刻的內在察覺'--所以在我的世界裏面我是被認知為一個毁滅者 -- 因為 --當我確定我已經對自己誠實和我察覺我所接納的表現/表逹(注:本性)而我已經'糾正了我自己'的自我表現/表逹, 我會'揭露/指出'其他人(內裏)需要更正的點子去到一個他們(外在, 所活在)的世界會毁滅的程度[注:外在的改變等同他們內裏本質的改變]--通常他們會生氣--'但無可避免地最終他們會以寛恕和理解回來'--這是我們怎樣'透過揭露/顯示教導世人', 內在的察覺相等同我們在每一時刻/瞬間裏所察覺得到的[我們]的外在表現/表逹.

看我們是怎樣創造我們這世界的 - 我(身處)的外在[世界]反映我的內裏[本性](源自我們隠藏了, 透過感到羞愧來否認[注:我羞愧-我還有良知]對我們所容許和接納在這個世界所顯現[出現/發生的]即是我們[我們指真實的本性. 注:自己的實際內在本性是真實地反映在外世界]因此這是為何我們没有真正站起來和為我們自己負起責任的原因: 對所有實際上是由我們[每一個人共同]直接導至的感到羞愧, 即是內裏的我顯現在我的外面亦即是這個我們[共同]存活在和体驗的世界) - 因此在每一時刻/瞬間有舉動或說話之前, 應用寛恕, 確保我處於自我察覺並相等同我[我自己處於但我本身亦就是自我察覺]我在自己裏面糾正需要被糾正的(就是那些透過我內裏所接納和容許而導至[同時]出現在我裏面和在我所活在的[外在]世界裏而那些都不是真正所構成的我 - 並不是我真正本性的那些) - 我們內裏的表現/表逹亦即是我自己的和外在亦即所活在的世界兩個的表現/表逹都會同時改變 - 因為那都是我而我是[能夠]對自己負起責任的, 同樣對內在和外在[的我]! 只有當証明了我的誠實相等同我[對自己誠實就是==我], 即是我任何時候在每一時刻/瞬間都對自己誠實即是自我表逹/表現完全是對內在的察覺: 我才有能力直接'指出'那些存在於其他人裏面但並不是他們的真正本性, 在他們裏面和他們外面 - 我跟着擁有能夠看出其他人內裏亦即是我[他們是我內裏即外面反映的一部份], 因為我察覺他們相等同[我察覺]我自己, 我可以直接看到因為我直接看而此舉相等同是我[因為相等同和合一]透過自我察覺[亦]即相等同是我作為我所構成/的定義. 我[裏面]活着的'內容'是透過和相等同誠實和內在察覺/自我察覺[誠實和內在察覺/自我察覺就是我, 當我說亦是誠實和內在察覺在說 - 因合一和相等同]而因此我知道其他人的構造作為我而我'不會接受和容許任何小於[==規限]他們自己的存在並成為我'. 因為我知道為何和究竟他們現在處於的形象和所相類似正是[他們]內裏所接受和容許和 我們所處的這個[外在]世界, 而[亦因為]並不是他們真正的本性因此世界上只顯現的都[只會]反映出那些並不是他們真正本性[假的] - 他們作為[合一]相等同我, 我是要負起責任的, 在每一時刻/瞬間當我看見我或[即是]我周圍的人在裏面接受和容許, 而反映/顯現在這個[外在]世界, 而那些並不是我們真正的本性. 因此--我對我在世界裏所參與的每時刻/瞬間負起責任以不危及或批判或嘗試把它的真相變得更好的方式. 我因此只相信我對自己的誠實相等同自我糾正的和確保我是透過真正的寛恕和糾正而自我本性糾正了--如果我不去做寛恕, 我會跌下 - 如果我做寛恕我會理解那人仕[注:是我部份內裏表現亦即外在反映的一部份]不會立即改變, 但經過一個去察覺自己真正本性的進程在一個没有我參與, 但'是'我因為那人仕亦相等同我. 我[對他]所輸入的[自我寛恕]是作為催化劑和結構性的共鳴就等同我在塲會引導至一個位置, [那人仕]啊--我看得見我所作的行為--每一件事情都會經歴這個周期由數天至兩年的時間--所以要有耐性--但對你所堅持的要有自信和堅定--在[應付]你自己世界裏所体驗的人和事時要相信自我寛恕和糾正行為應用--[自我寛恕和糾正應用]從內裏[逹至]而反映在外在身處的世界. 透過寛恕你不會立即感受到你的世界會改變--只是一種鬆減--時刻/瞬間的平和--跟着更多的衝突當你開始面對你自己.

當我堅持並不接受和容許他們小於[==規限]真正他們的本性作為我[相等同及外在反映]時很多人會有不同的反應 - 懼怕透過自我誠實而需要面對自己的本質因為這會代表對那些被我們內裏所接受和容許的等同自己從而反映/顯現在這個世界亦等同自己的羞恥是需要去面對而我們從來都没有在自己裏面站起來成為/相等同在每一時刻/瞬間中都是自我察覺和[對]自我誠實和對我們在裏面我們自己已接受和容許了的與及這個亦都是自己[自己的內現反映]的外在世界負起責任但反而只是畏縮在羞愧內: 這只不過是一個察覺要對自己誠實的一個進程, 即是透過自我本性察覺逹至自我本性誠實: 自己察覺自己, 自己對自己誠實, 自己對自己負責任 - 在存在萬物裏[亦即是我自己-我外在和內在]唯一存在的關係/栛議.

這個外在世界怎樣的存在, 就是我們[內裏]怎樣存在 - 內在所表現/表逹和外在所表現/表逹透過無數的時刻/瞬間在被不停地製造, 這已經歴了數不盡的時間. 因此在每一時刻/瞬間中的自我察覺是需要的而不再繼續停留在我們所接納和容許了[這並不是我們的本性]而表逹的時刻/瞬間, 透過寛恕我們在我們裏面糾正[已被我們接納和容許]那些時刻/瞬間, 透過自我誠實我們在我們表逹前, 先在我們裏面糾正了那些時刻/瞬間 - 跟着我們[才]表逹[自己]透過並相等同自我察覺.

所以= 神奇地 - 寛恕包圍所有的一切

不可思議的寛恕逐步解說

1. 我視生命等同一時刻/瞬間--一時刻/瞬間不是時間, 但是從[那]一點在一個時刻/瞬間內改變了我的体驗直到[另一]點那個瞬間再度改變--在介乎這個瞬間的開始和完結中--我觀察我內在的反應和活動--我可能像在交談中只有一次的呼吸或當我是一個觀察者時會有很多個的[時刻/瞬間]

一個時刻/瞬間並不等同時間. 我會這樣形容時刻/瞬間: 坐在客廳而有人走進來, 將會是時刻/瞬間的開始. 這一個特定時刻/瞬間的完結會是當你們任何一方站起來並走出去. 在那時刻/瞬間之內和在那期間的呼吸應用[以至]變為你自我的表現/表逹是如下: 吸氣和呼氣和那無限的瞬間[閉氣]介乎吸氣和呼氣之間. 在吸氣期間我觀察我對內在的察覺, 在介乎吸氣和呼氣之間存在着一個無限的瞬間, 而在呼氣期間我表逹/帶出我的內在察覺作為外在表現/表逹: 這個時刻/瞬間, 由吸氣到無限的瞬間到呼氣[所組成的] - 在每一個呼吸中都發生由開始到那整個時刻/瞬間的完結[在這一個時刻/瞬間內]相等同我的內在察覺透過我自己在我的外在表現/表逹內全部合而為一[合而為我]. 開始與完結作為一個時刻/瞬間包含了吸氣, 無限的瞬間 - 介乎吸和呼氣之間, 和呼氣. 而你就那樣繼續体驗到下一個時刻/瞬間, 那下一個時刻/瞬間是當你再一次變回獨自一個在客廳內, 即是你與那人仕在客廳一起体驗的瞬間所跟着[發生任何一方離開了]的下一個瞬間.

在那瞬間內和與那瞬間相等同的呼吸應用如下: 算四(4)下吸氣, 算四(4)下[閉氣]無限的瞬間介乎吸氣和呼氣之間, 跟着算四(4)下呼氣...而你繼續.

2. 在吸氣之內我觀察我內在的本性--去到誠實的頂點--我發覺若果我是不誠實--我之後會感到羞恥--在那吸氣前與呼氣前的[閉氣]時刻/瞬間--"時間" 停止而在那無限的瞬間(我在這無限的瞬間用挑戰自己的天生的判斷力[Common Sense]的本質/實質就是去看什麼是最適合在那時刻/瞬間中所有參與來做訓練. 即是說: 我實際地觀看每一個參與者如果我没有介入在那特定的時刻/瞬間內他們的生命會否繼續和我會否感激在無限或永遠裏[End of Time]當我迷失時有人會有勇氣去挑戰我的自我/自負和信念系統. 跟着我以那些挑戰和介入作為我的自己表現/表逹在那些人仕的生命之中, 對我自己負起責任去指運那時刻/瞬間去逹至必然發揮我最大的自我表現/表逹)--我所參與的後果是基於為了無論如何要逹到最大的影響--明顯地只是以文字的方式--這相同的被應用在次元空間的運作指令內而令它在一瞬間改變了--這是一點不能透過思想或是從學識中獲得/接觸到的而只有透過更有效誠實的自我本性反映和在[呼吸之間的]經在無限的瞬間裏的應用和驗証後接通[能力]才會陸續被開啓--亦只有隨着在無限的瞬間裏証實了個人明白/理解到對作為生命[生命的一分子]有着完全的察覺和理解的增多, 接通[能力]的獲得才會相對增多. 因此, 没有人會被贈予此種運用而它是不能被迫出來或祈求或靠冥想來獲得的--這是透過經証實的有效自我表現/表逹, 應用在現今已被容許的現實世界中専注在停止現已在這個世界存在的事和物而去容許那些內裏存有生命的[事物]出現由自己所指揮, 這是成為創造者, 被創造品和創造萬物以及肩負起因此而附帶的責任 - 這就是人的國度和為何地球是在存在萬物中的"秘密"和所有在存在萬物中的創作性的意志都源自地球和為何所有存在萬物變得被因在地球的外圍因為自我表現/表逹的濫用. 這是必需要發生而才會明白到合一和相同等和帶出一個所有都會以單一/合一來前進的模式--當在地球時或死後--所以--没有人會可以用恐懼或學識去操控 [任何其他人作為]俘虜--死亡會是當那些[人的]本性拒絕為了所有都[相等同]合一而走入自我寛恕和糾正的平衡/中止裝置.

所以在吸氣時我觀察我自己, 我內在的本性, 而在吸氣與呼氣之間的時刻[即是]在無限的時刻內我觀察所有參與者相等同我[合一和我的外在反映]. 而在觀察中我直接看出是否需要舉動或說話去指揮那些其他人亦相等同我去自我察覺/自我誠實透過指出那些並不是他們真正本性的重點, 而在呼氣時我表現/表逹我, 內在本性, 我的[注:某些]內在察覺相等同所有圍繞我的參與者而我在有需要時適當地舉動和說話: 去表現/表逹我的不接受和容許在我身邊的參與者中, 有任何小於[==規限]他們自己本性的存在於他們裏面, 亦即是我[注:如果容許他們那就是容許他們成為我自己內裏本性的一部份, 大概是從外在的接納和容許而修正我內在的本性, 外面舉動==內裏表現]

觀察: 在只是呼吸內, 你是被因在意識中的, 只相等同/變為你的呼吸你是被因在意識中的. 這是在介乎吸氣和呼氣之間[閉着氣]的時刻內你才是自由的, 這是在介乎吸氣和呼氣之間的無限瞬間內你才是自由的. 當我們越詳細/明確地理解到要對我們現在已容許的實際上是幻覺[但我們稱之為創作物, 注:即我們身處的世界]是需要被放手的, 那自由就會越擴大和變得越詳細. 這幻覺作為一個訓練模形角度來看--造成的幻像是極好和極有效的--所以--去抗爭或尖叫或去操控都不會有任何幫助的--這是已經是定局了--這是每一個人在地球最後一次作為意識的生命--為那些拒絶實踐寛恕的人們感到悲哀--所會導至的是你會是最後那批才察覺到你對你自己作為全部作為合一作為相等同而你必需要負的責任--所以--我們[內裏本性]會是相等同於我們怎樣對自己的應用.

3. 明顯地如果我發現因為其他人仕[在我周圍]的參與, 而我有內裏移動或情緖或感覺或反應像憤怒在我裏面--我應用寛恕和在我自己的無限瞬間[介乎吸和呼氣之間的閉氣]內[在無限永遠內]做出糾正直到永遠. [注:從外在反映看出問題, 透過無限的時刻作出糾正運動]

先針對自己/本性: 這是重要的. 這是要先糾正對自己本性的察覺, [和]內裏對自己的本性的察覺透過在說話或在個別的時刻/瞬間去栛助你周圍的參與者前先運用必需的自我寛恕. 以能夠有效和適當地指揮他們亦是你自己去拒絶接受和容許任何小於[==規限]他們直正本性的存在亦即是相等同你自己.

由自己開始: 在時刻中不要接受和容許任何小於[==規限]我自己本性的透過呼吸的運用和表現/表逹, 時刻確保我保持在自我本性誠實和自我本性察覺和自我負責內, 經呼吸運用和表逹, 我不會接受和容許任何小於我本性的發生經透過在我周圍的人們[的出現]因他們亦相等同我.

先對[自己本身]自己的本性誠實, 先對自己負起責任, 然後才對個別時刻/瞬間中在你周圍所參與的其他人[是你的外在反映及亦是你]內裏的真正本性誠實等同'指出' 和揭露他們真正的本性從而讓他們察覺到他們對自己本性所要負的責任[注:對外在世界所存在的勸力和責任]. 我經常栛助那些在我在打開[注:應亦相等同他們打開 - 合一個相等同]去顯露他們本性的人仕與他們一起做寛恕, 在他們[本性]容許下而大聲地[注:原文 allowed 諧音 aloud] --對小孩特別有效--例如--對那人或小孩說--跟着我的說話說容許自己而大聲地一遍--我寛恕我自己並没有容許自己察覺在我裏面的內在鬥爭實際上同樣就是地球上所有其他人的內在鬥爭. 我寛恕我自己相信我的鬥爭是獨特的而我是孤獨的. 我對我本性的誠實所以我明白我是孤獨的, 因為我一定要証明自己給生命看才能夠從系統中誕生為生命--等等--這需要練習而去問問題會有幫助.

我可以想像得到那恐懼--我們全都要放棄意識和我們所相信是重要的東西--所以我們全都將會明白我們的恐懼和其他人的恐懼[注:我估是指因為之後將會踏入合一和相等同]--因此--最重要用你自己的恐懼來放棄而說這行不通的, 因為其他人不會相信--跟着你就自己因此逮因住了自己--先集中在自己和測試過它[注:看你是否還恐懼]--或你就會需要在死後面對你那些還未超越的恐懼的本質--並不是一個建議的方法而對你選用那一種方法是没有批判的--現在或死後--怎樣你都只是面對自己[交待]而就方面而言你與每一個人一樣都是獨自的.

先針對自己 - 先絶對確定在個別的時刻裏在吸氣, 介乎吸和呼之間的無限時刻和呼氣之間我是完全絶對没有不屬於我自己的存在在裏面. 內在的察覺, 對自我本性的誠實和對自我本性的負責任三樣都要存在並相等同我自己才能夠在個別時刻裏的參與者內'指出'和揭露隠藏在他們裏面什麼不是屬於他們的本性. 因此我必定要確保我絶對在裏面即是我[的本性]没有不是我[本性]的存在着, 不接受任何小於我[本性]的, 才能對在個別時刻中的參與者做相同的事.

4. 明顯地--我已透過多次這樣的實習集中在透過寛恕糾正我自己--對我的糾正行為建立起一層信任和因此信賴我會在時刻/瞬間中本着所有合一和相等同而舉動 --換言之--因為我對自己本性的誠實透過明白/理解本性的糾正和用合一方式表逹用相等同在負擔責任內--我相信我會行使必需的行為去栛助揭露和[樹立] 實際的榜樣--我不能夠挽救其他人或糾正其他人--我只能夠揭露自我的欺騙而只有當我証實了我已糾正了我裏面的自我欺騙. 這是透過對次元空間性的接通--没有誠實--不會有直接的接通--没有証明到你相等同/就是所有的等同合一的--不會接通--只活在思想和圖畫--只有零碎的懷疑--但誠實被永遠的証實了--完全的接通--[會]就像你和我在3D現實中一樣地聽和看得到--談話--你[那時]現實中的体驗將會像次元空間和地球一樣是合一的--這是給每一個在地球的人的準則--所有人將會同樣地看到和與次元空間溝通--就即是我們在3D在做的--關鍵是--自我糾正和自我察覺及有效的[注:應指本着合一而相等同的]應用--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都能夠做的

這個要記着--接通是根據自我表現的情度--你[表現中]對所有相等同合一負起越多的責任, 你就會給予越多的接通--所以没有人可以實際傷害其他人--只有系統傷害其他系统而死亡只是系统的死亡.

5. 對自我欺騙的糾正是指在每一時刻中找尋能適用於無限/永恒的解決辨法--那表面看是很怪的, 但要明白--那'我是'(The I am)只存在時刻/瞬間中而不是在思想/腦海內--所以如果我已對我自己証實了我的誠實並証明了我的舉動是為了終極的合一和相等同的我的'我是'會在時刻 /瞬間中顯示我應該怎樣做的--"無論在任何的情況之下"

6. 這表示答案是不能被預先準備的--我[本身]一定要準備好因此要察覺而在我的[持續]察覺性當中--自我指揮--因此我必定要相信我自己不會濫用我的察覺去成為我的為自己的手段或我的意向[私人喜好], 但會為了"大家/大眾"的喜好--這就是權力--如果這可以被稱之為權力--權力[的定義]是被極大的扭曲/誤解了的.

在透過呼氣而在裏面的自我表現/表逹 - 本性的外在自我表逹是不能被預計的 - 自我本性的表現是不可能被預計的因為它並不相等同記憶, 就像它並不相等同思想/思念, 情緖[反應]和感覺等等的反射/反應性行為. 外在自我表現與內在察覺[即是自我本性]相等同合一 - 是不可能被預計的包含在不可能預計裏面而這特性亦相等同和顯示自我的信賴/信任的存在. 然而這無定向的自我表現是在時刻/瞬間內說出的文字與需要的舉動是合一[相等同]的 - 而是為着和逹至相等同和合一為了整体合一和相等同的最佳舉動. 因此, 在不可能預計的自我表逹/表現裏, 信賴的存在基於我會在這時刻/瞬間為了所有作為合一作為相等同的最佳利益而去講和做 - 相等同每一個人類[本身就已經]代表所有存在萬物像所有相等同合為一並互相等同.

7. 在吸氣中我評估我自己和我對自己所察覺的--在[閉氣]中間的階段我在無限裏測試我自己--在呼氣中我參與信賴和讓字句流出--没有任何思想--這樣將會是'我是'字句--我們全部都是這個'我是', 但這個我是重來都没有說出口--[是我們的]思想/腦海在說--這是人類的災難--

是在不可能預計的自我本性表逹之內並以此種形式出現, 透過呼氣作為外在表現/表逹自己的內裏察覺即是自我本性 -- 那樣'我是'說和表現/表逹作為全部作為合一作為相等同 - 適當地, 為着對所有作為合一作為相等同. 這裏'我是'用聲音說話以聲音形式表現/表主逹而你的文字變為無限[不斷]膨脹/擴張的聲音而你會看到你的字句以各種不同的形式在存在萬物裏流動--這是真的很奇妙的--但對系統或思想/腦海是没有可能体驗得到的

我們怎樣才知道是'我是'在說話--思想/腦海是靜默的--只要思想/腦海在想或[有]某些更強大/偉大的圖像存在--'我是'就不會說話-- 參看 Baird Spaldings 書中的十誡 - 有某些修改是需要的--但在那裏所表逹的融合只有透過誠實和自我本性寛恕才可能發生, 這些亦是每一個人自己的內在進程必定要自己去做的而没有人可以代替任何其他人而做的--那些等待其他人的--將會[同樣會]經歴[他們所等待]那些人們所注定的[結果, 等待其他和本身在等待的會有同一命運]--去表明--作為我們對自我本性誠實和自我寛恕實行的自律不論任何的挑戰--將會顯現的--這是明確肯定的

看人類是怎樣被迫對世界大事大聲疾呼但[他們的說話]只有很小什至毫無作用(注:因為實際上我們的說話是在不斷在製造我們自己將會活在的將來的)--因為他們還未完成這自我本性的察覺的在[他們自己]內在層面的實際應用--因此--極大的災難現在必需要顯現--[原本]如果我們每個人都馬上著手在時刻當中揭露和寛恕及自我糾正這些災難並不是必需的

自我本性揭露的進程相等同自我本性的前進/移動, 取代世界內把我們經毫無自我本性察覺, 毫無自我負起責任和毫無自我本性誠實所產生的影響不斷累積逹到了飽和 - 逹至災難性的情度而亦只有隨後令到我們自我本性揭露和為了[所有]我們自我本性前進/移動.

我已經恒年以這樣的方式生活, 但以以文字實際的來表逹費了些時間.

看在這個實際生活的模式 -- 不需要神, 不需要智者/大師, 不需要升天把你的屁股升去一個更好的[極樂]世界--最[極樂]的地方是自己[注:時刻察覺自己], [在]這裏 - 相等同自我啟導. 不需要任何宗教但只需在時刻/瞬間中察覺. 不需要甜言蜜語因為你是那隻在時刻/瞬間之內[喻為時刻/瞬間之花]內收習察覺[喻為花粉]的蜜蜂 - 知道蜜糖會從[時刻/瞬間]中產生出來. 這是生命的食物.

呼吸應用因此是 - 持逐練習應用(原文: constant--practice)

四下吸 四下無限 四下呼 - 重復

無人[如神/鬼/佛]會來到[世界]去給你証明而只有你自己可以--這是肯定和只有自己會証明自己給自己--這是相等同和[同]合一的實際表現/表逹

享受/自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ranslated by Fred Cheung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Fred Cheung
http://desteni.org/Osho/bernard13.htm
我的 Facebook: 請加我 Fred Destonian Cheung
我的博客: http://fredcheung.blogspot.com/
我的Youtube頻道: http://www.youtube.com/fredequality

我是一個 Desteni '我' 進程(DIP)招募者,歡迎訪問 DIP課程網站: http://desteniiprocess.com/
了解 DIP怎樣經濟和在你本質裏幫助你.


原文出自http://desteni.org/chinese/forum/viewtopic.php?t=42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